中文

从跑步机到UTMB,女神小卡背后的故事

2018-11-11 16:14:53

“我希望跑步这项运动成为我的终身事业,我努力让自己远离伤病,为的是让我自己能够一直跑下去,一直跑到满头白发”——越野跑者马妍星



从2013年开始,越野跑圈里开始频繁的出现一个扎麻花辫的纤细身影。她用不输专业运动员的实力,屡屡斩获佳绩,让整个跑圈渐渐记住了她的名字——马妍星,大家亲切地称呼她“小卡”或者“卡神”。


再战UTMB


170公里,29小时56分40秒,女子排名12,总排名——129,这也是中国女子最好赛会成绩。到达终点前的最后一个弯道,小卡开始做最后的冲刺,观众激动地敲打着栏杆,呐喊中夹杂着她听不懂的语言。她展开五星红旗在终点高高跃起。

 

那一刻远在大洋彼岸的丈夫周昌放下手机,可以回到房间去睡个好觉了。“每次比赛我都会跟踪进出站的情况,不然不放心。”



每年的八月末九月初,阿尔卑斯山脚下的霞慕尼小镇都会涌入七千多名来自不同国家的越野跑爱好者。他们有不同的肤色,讲着不同的语言,心中却藏着同一个梦想——UTMB(环勃朗峰挑战赛,全称The Ultra-Trail du Mont-Blanc)。它不仅是地球上最受欢迎的极限越野跑赛事之一,也是欧洲最难的越野跑赛事之一。



赛道长度170km,累计爬升9,400m的UTMB组别是环勃朗峰耐力赛的重头戏,它的赛道以爬升大,路线野,赛道技术要求高而闻名。比起去年,小卡对整场比赛有了更多了解,但她却并没有因此感觉更轻松,因为去年留下的创伤仿佛还历历在目。


2016年,所有人都知道小卡UTMB首战告捷,拿下了34:05:4的好成绩。但却鲜有人知道比赛中的伤痛和后期康复的困难,她对这个成绩并不满意。



第一次参赛因为对赛道缺乏经验,小卡尝到了不少苦头。


在酷热中迎来了开赛,然而小卡依然保持着进站喝口水就走的风格,没有按时补充足够的食物和盐丸,导致电解质混乱,进而呕吐甚至吐血。比赛不仅给了她丰富的赛道经验,也给她留下了“胃穿孔”和“极度贫血”的问题。



UTMB的比赛结束后,小卡决心静养,暂时告别跑步这项运动。但短短几个月后,为了波马而开始的“急训”,对小卡的身体造成了又一次的更大的伤害。


虽然先生周昌建议她不要去跑跑步机,然而习惯了用跑步机来训练的她还是坚持每天在跑步机上跑二十公里。


没有经过恢复训练的身体终于罢工,小卡站在波马的赛道上看着身边的选手从自己身边跑过,而她自己却连行走都已艰难。“股骨头水肿”这个诊断也终于让小卡冷静了下来,她必须休息了。



坚持的理由


“退赛的理由很多,但是让我坚持下来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给大家一个交代”


每当想要放弃的时候,儿子赛前的助威加油声就会环绕在脑海当中,小卡觉得自己要给大家一个交代,要给儿子一个交代,也给那些对她寄予期望的人一个交代。今年的UTMB前30公里,当小卡的脑海中几次划过放弃这两个字时,她就是靠着这股劲继续坚持走了下去。



每个站都进行充足的补给和休息,每段路程都安慰自己以下一个休息站为目标,就这样一路来到100公里的尚佩站(Champex),那一刻小卡终于松了一口气。


对比今年的状态,去年的尚佩站可以说是小卡崩溃的开端。因为体力透支,去年的此刻,小卡连最拿手的上坡路都要一步三喘,勉强前进。反观现在,她不仅还能跑,而且速度不慢,她开始不断的超越前面的选手。



伴随着超越其他跑者,小卡的精神和意志力也越来越强。她的兴奋度和战斗力不断提高,而且越跑越快。“大概120公里的位置有一段20公里的下坡路,那段路程我超越了所有我能看见的人。”


和去年明显不同的状态,让小卡心里隐隐有些开心地意识到,今年的成绩也许会有所突破。最后也如她所预料,跑进了30小时,这一次她对自己很满意



经历过两次UTMB的洗礼,小卡在伤痛中总结出了一些比赛经验。这些经验不仅仅是跑步的技巧,更多的是她意识到如果想将跑步事业的生命延长,她需要更合理的训练方法。“运动要控制好量,训练量不够和训练过度都不是科学的方法,要依据自己的身体状况来制定系统的训练计划。”


“九阴真经”是怎样练成的


今年的UTMB周昌帮小卡制定了训练计划,希望她能够更安全的去完成比赛。赛前正好是九天,周昌画了个九宫格,跟小卡说,每天跑21公里,九宫格画满了,你就练成“九阴真经”了。


一方面觉得好玩,另一方面,小卡也意识到运动应该是一段很长的经历,而不是在短时间内拿了好成绩,然后整个身体都被毁掉。总之她在丈夫的支持下,开始了她的九阴训练计划。有不想早起的时候,也有因为石板路跑不起来烦恼的时候。但周昌一直陪在她身边监督她,告诉她速度再慢都无所谓,只要把这21公里熬下来就行。于是小卡就这样坚持着画满了她的九宫格。



运动方面,周昌一直都希望小卡找到适合、科学的训练方法。自从受伤后她也没有再回到跑步机上,而是走上了操场的跑道。


周昌解释道:“我希望小卡去操场绕圈,主要原因是操场是塑胶场地,对脚底有保护,可以不会得脚底筋膜炎。”小卡也坦言老公的方法很凑效,“其实我很讨厌在操场跑步,但听他的话跑了之后觉得,的确是操场跑步后股骨头水肿的部分没有那么痛了。”



“双杖是这次比赛最大的收获。”在欧洲进行了几次比赛后,对于曾经非常抗拒的双杖,她产生了想要试一试的念头。
 
回国以后,她把双杖带到了新疆喀纳斯,跟着“用杖非常溜”的顾冰学习双杖。“用双杖,省力,爬坡不累,但是我的速度肯定是下来了,因为你需要花力气支撑某个点。对于我们这种长距离奔跑来说,它带长了我的核心,这一点对我们亚洲运动员是很需要的。”



以前的小卡跑起来奋不顾身,开心了就跑到极限,现在的小卡却越来越节制,不再仅仅追求速战速决。她慢慢懂得了运动中的收与放,明白有时候慢比快好,也开始接受一些曾经抗拒的事物。这些无疑能帮助她在体育这条路上走的越来越远。


风大雨大妈妈最大


“风大雨大妈妈最大”是在霞慕尼小镇分别前儿子对小卡说的。而这句简单的鼓舞,却是小卡坚持完成比赛的精神动力。

 

对于小卡来说,有勇气参加这些难度级别最高的越野赛事并坚持到最后,除了热爱之外,丈夫和儿子的支持也是她不可或缺的动力。



从五岁左右,Mini卡就开始跟着小卡走天下。120公里的路程,他迈着小步子跟在小卡身后,竟然就这么走了下来。这事即使现在说起来也让小卡觉得很骄傲,因为有毅力,能坚持是小卡对儿子最大的期盼。



Mini卡今年九岁,比起学习成绩,小卡更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性格好,并且坚韧的人。“现在社会竞争和压力很大,我只希望他在未来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一笑而过,而不是被打倒。”


在对Mini卡的教育上,小卡也会采用一些激励政策。例如今年在霞慕尼带着儿子爬山,连着爬了四天,Mini卡也从最开始的叫苦声中慢慢适应了下来。最后一天她对儿子说“只要你爬上去,就可以坐滑翔伞下来,我已经帮你订好滑翔伞啦。”于是那一天,成了Mini卡登山最快的一天。



他是小卡的儿子,也是她的专属摄影师。“他是我最忠实的粉丝,你看到我朋友圈里的照片,跳起来的、笑的都是他给我拍的。我真的特别喜欢和他一起玩。”


有时候Mini卡会跟着爸爸一起起哄,自豪地说妈妈是亚洲第一,世界前十,还会说妈妈最棒,妈妈加油。但不管是爸爸教他的,还是他自己想说的,小卡依然十分感动。而在儿子心里,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在看完Mini卡写过一篇作文后小卡心中也有了答案。



金刚芭比


金刚是指小卡的力量和韧性,芭比说的就是小卡的外貌。


“她从我后面追上来的时候,步频非常快,像个小坦克一样,非常猛。” 小卡的朋友和战友吴平回忆起14年的宁海50公里越野赛,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小卡,当时只觉得这个女跑者清秀娇小,没想到在比赛的最后一公里赶上了他,还超过了当时的女子第一,拿下了那场比赛的女子冠军。



一个极致的跑者,会跨越性别。


和小卡认识的久了,吴平发现她在比赛和平时就像两个人:“赛场下,她就是典型的上海姑娘,娇声娇气的,但一鸣枪,她就完全换了一个人,就像是战士一样,表现的非常专注、勇猛,也可以说就像个男人一样,她甚至有超越男性的坚韧。”


小卡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每天都会坚持训练,她的努力和天分也给了她相应的回报。她在各个越野比赛崭露头角,留下不凡的成绩。她被越来越多的跑圈人熟知。一起在喀纳斯组过队的顾冰称她为疯狂的运动达人:“国内长距离比赛的上坡能跑过卡神的人不多。”



见识过赛场上的小卡,很难想象她曾经是个容易害羞,很少讲话,相当安静的人。那时她的世界里大多被艺术所占据,平时的生活也都钉在了画板、电脑和书籍上。


没接触运动以前,小卡曾一度瘦到33公斤,整个人瘦成了皮包骨头,感觉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跑。同事出于关心建议她去打打羽毛球,没想到就是这个建议,竟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体育世界的大门。


“怕你力气太小接不到球。”打球时朋友的一句玩笑点燃了小卡的斗志。


她开始去公司附近的健身房,请了专门的教练做肌肉训练。最痴迷的时候,她甚至愿意花两个小时的路程,只为了打一场羽毛球。小卡说那时候羽毛球打的很好,心里就想着“一个小时我打不赢你,我打两个小时。”




从攀到跑


小卡喜欢登山和攀冰,她上坡的速度基本可以和藏民持平。为了训练体力帮助登山,她开始用跑步机训练体能,固定每个星期会跑上个二三十公里。她还笑称自己为“健身房跑步机选手”,但这些并不是她爱上跑步的理由。



“老公带我入的门。”小卡的先生周昌是一名马拉松爱好者,当时周昌跑全马,她就参加半马,结果连她自己都没想到成绩会这么好,常常带着别人的号码布,一跑就跑个第一。


人是会被激励的,越是跑的好,就跑的越好。小卡也一样,受到激励的她爱上了跑步这项运动,开始和老公周昌一块挑战全马,结果周昌说第一次全马小卡就跑进了3小时20分,他当时十分惊讶。


周昌继续回忆他们共同参加的马拉松比赛:“再后来,基本都是她在前面,我在人海中。”



运动路上的每一次成长和进步,似乎都在指引她一步步走向越野跑。在跑马的时候,小卡认识了一些从马拉松变成越野跑的越野高手,他们给她看了自己在UTMB比赛的视频,这成了小卡最初对UTMB的印象。


她在心中默默想着,她会爬山,跑步成绩也还不错,为什么她不能去玩个越野?她说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她走上了一条叫做越野的大黑道。而那一刻,不知道她是否曾在脑海中勾画出了自己高举国旗冲破UTMB终点的画面呢?


活到老,跑到老


《苏菲的日记》里有一段话:很多人到了一定年纪,就放弃了对浪漫主义的信仰,而还有人在坚持,做着自己觉得幸福的事儿。


虽然已经是一个九岁儿子的母亲,但她一直对运动乐在其中。即使越野跑很苦,她仍享受着比赛中的每一个瞬间。“我喜欢那种心脏剧烈跳动的感觉。”



今年的UTMB虽然完美收官了,小卡的运动计划却没有就此截止。她还想着要回归马拉松,然后把去年因为贫血而没跑到理想成绩的港百再次挑战一下。她还想着挑战UTMB的大满贯(CCC、TDS、UTMB三个组别)。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将爱好做到极致。她爱上越野跑,就跑上世界级的赛道,她爱上体育,就连体育的内涵都想知道和了解。加入哥伦比亚战队、加入XTRAIL,她开始尝试了解赛事背后的理念和精神。她对有关体育的一切都充满热情。


“我希望跑步这项运动成为我的终身事业,我努力让自己远离伤病,为的是让我自己能够一直跑下去,一直跑到满头白发,” 小卡调侃地说,“等我白发飘飘,晚上戴上头灯,估计可以吓死不少人。”



资讯推荐